大学的责任
绿色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澳门金莎手机版>> 观点言论

大学的责任

 

美国布朗大学新校长帕克森

 

大学应该注重培养能够把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学生。为了美好的未来,大学教育要培养学生在智力、创造、社交以及批评性思维方面的能力,以及全面考察社会问题和理性看待当今世界的能力。
 
■郭英剑
 
10月27日,美国布朗大学新校长帕克森上任。在就职仪式上,她发表了题为《想象力的价值》的就职演说。在笔者看来,帕克森校长在全球化语境中所重点阐述的实际上是“大学的责任”问题,而这样一个重要命题对于中国高等教育思考未来发展应该具有一定的启发意义。
 
布朗大学与新任女校长
 
帕克森校长之所以用“想象力的价值”来谈大学的责任问题,这不仅与布朗大学的历史与现状有关,也与校长帕克森的个人经历有关。
 
布朗大学是美国著名的八所“常青藤”盟校之一,位于美国罗得岛州的首府普罗维登斯。该校建于1764年,是比美国建国还早的大学之一,位列全美最古老大学中的第七位。
 
该校最大的特征之一就是小而精,在当今大学人数不断增长的语境下,布朗大学堪称小型的研究型大学,全职教师不到700人,本科生6000人,研究生2000人。但在这样少量的教师队伍中,就有五位诺贝尔奖得主,还有两位校友获得诺贝尔奖。本科生中,主修社会科学、人文学科的分别占42%和26%,还有17%和14%的学生主修生命科学与物理科学。
 
2001年,鲁斯·西蒙斯这位非裔美国人走马上任,成为布朗大学的第18任校长,也是“常青藤盟校”历史上的第一位黑人女校长。今年的3月2日,布朗大学宣布,由普林斯顿大学公共与国际事务学院院长帕克森出任布朗大学校长。成为布朗大学历史上的第19任校长。
 
帕克森是一位杰出的经济与公共事务专家,此前为普林斯顿大学的讲席教授。1982年,她以优异的成绩本科毕业于美国著名的文理学院——斯沃斯莫尔学院,后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此后,在普林斯顿大学开始讲授经济学与公共事务。1997年成为正教授。她教学极为出色,曾经连续五年获得教学优秀成果奖。2005~2009年,曾经担任经济学系副主任和主任。后来她担任公共与国际事务学院院长。就在今年,她被选为美国经济学协会的副会长。她还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成员之一。
 
想象力的价值
 
在布朗大学的历史发展中,从一开始到今天,都始终坚守了自身的使命:以自由探索之精神去发现知识、传播知识与保存知识,从而服务于地方、国家与世界。
 
简要总结一下,我认为,帕克森校长的演讲大致回答了四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大学的主要目标是什么?帕克森以投资作比喻,谈到了大学的主要建设目标。她说,一所大学的主要目标,就是投资于公共利益:投资学术,投资发明创造,投资教育青年学子。但所投资的是对人有启蒙意义的学术,更重要的是要培养当今的青年才俊、未来的领导人。这样的投资使用资源少,但对人及社会都会产生长久的影响。
 
当我们知道“投资”在英文中还有“寄希望”的意思时,或许就更能明白或者理解帕克森话语的意义所在。
 
第二,经济萧条时期,高等教育的价值何在?帕克森尝试着从历史与现实中去寻找答案。她说,当今的美国,对于高等教育的意义、价值与未来,可谓质疑声不断。人们抱怨学费不断上涨,教学方法迂腐古板,所学知识无助于学生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等,加之美国与世界经济持续低迷,这就更加重了人们对高等教育的忧虑之心。
 
在帕克森看来,人们对当下高等教育的批评,是对其基本目标带有短视行为的错误认识,更对高等教育的巨大潜力缺乏想象力。
 
帕克森引用了布朗大学第11任校长瑞斯顿1939年在杜克大学一次演讲中的话说,大学不只是要培养学生在世界上的生存能力,更是要教育学生去把世界改变得更加美好。
 
她对这样的观点表示由衷地赞同。她说,我们当然希望学生能够找到收入很高的工作,但我们同样希望他们能够承担起使世界更加美好的重任——哪怕是小小的改变,只要能够充分地表达他们的愿景就行。
 
第三,大学究竟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帕克森坚持认为,大学就是要注重对人长久能力的培养,包括智性的、创造的和社交的能力。她说,如果布朗大学的学生想要为世界作出积极的贡献,那么,仅学习一些具体的技能或者掌握一些支离破碎的知识是远远不够的。他们需要提高自身更有价值的改变世界的能力。
 
那么,人的长久能力都包括哪些内容呢?在帕克森看来,这样的能力包括:辨析与创意性思维、从各种不同角度考察社会问题、理解究竟该怎样看待越来越全球化和技术化的世界等。她认为,在这样的培养过程中,大学和教师所能给予的就不仅仅是改变某门功课的课程,而是要注重培养学生的好奇心、智力的完整性与想象性思维方式。
 
第四,大学中基础研究的价值何在?在谈到研究的价值时,帕克森引用了普林斯顿大学高级研究院院长弗莱克斯纳在其文章“论知识的无用之用”中的观点。就其本质而言,最有意义的——往往也是对当今社会最有价值的——发明创造,其原动力都来自于人们的好奇心,而非功利性。因此,学术的全面价值往往是不确定且很难衡量的,甚至在数百年中都难以估价,但是并不能低估学术研究的价值。
 
为此,帕克森说,尽管学术成果一时难以确定,但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如果连布朗这样的大学都不从事这类研究,就没有大学会这么做了。而这样做的结果,则是地方、国家与全世界都受到了损失。布朗大学一个不变的使命,就是寄希望于未来:创造知识、培养人力资源。
 
帕克森最后说到,我们渴望建立一个能够影响世界的学者团体;培养能够在未来使世界更加美好的学生,我们的目标是要服务地方、服务国家和服务全世界。
 
尽管帕克森校长在演讲中并没有更多地具体探讨和阐释“想象力”的问题,但她对大学的目标、大学的价值、人的培养乃至基础研究的讨论,又恰恰是最具想象力的,也是高等教育的恒久话题。
 
大学的三重责任
 
帕克森校长在演讲中所述及的种种问题以及治学理念,在笔者看来,都在阐述一个“责任”的命题,她的答案就是,“大学,特别是顶尖大学,应该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首先是历史的责任,即传承文明发展的责任。在演讲中,帕克森多次强调布朗大学悠久历史中的“服务地方、国家和世界”的使命,像这样的历史使命感所带来的历史责任感,应该是一所大学始终坚守的骄傲。
 
其次是现实的责任,即为社会、国家与世界服务的责任。当帕克森强调基础研究的重要性时说,如果连布朗这样的大学都不从事这类研究,那么,就没有别的大学会这么做了,这实际上呈现出的是美国顶尖大学勇于担当的社会责任感。
 
再次是未来的责任,即为未来培养杰出的优秀人才。帕克森提出,大学应该注重培养能够把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学生。这样的目标指向无疑是未来。笔者认为,这更应该成为顶尖大学的教育目标,而要想达到这样的培养目标,学生仅只在大学中学会并掌握技能型的知识远远不够。为了美好的未来,大学教育要培养学生在智力、创造、社交以及批评性思维方面的能力,以及全面考察社会问题和理性看待当今世界的能力。唯有在此基础之上,学生才能在未来施展其改变世界的远大理想与抱负。(A21)
作者:郭英剑
关于我们 | 新闻投稿 | 管理员登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