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故事】唐守正:用数学方法研究林业问题的开拓者
绿色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澳门金莎手机版>> 学府人物

【校友故事】唐守正:用数学方法研究林业问题的开拓者

 


唐守正在海南文昌现场交流海防林。 唐守正 供图  

  

        “林科院对我这样,我能不回来吗?”

 

        1986年,新中国第一个留学加拿大的博士后唐守正婉言拒绝了导师的挽留,毅然决定回到北京西山脚下做一块中国林业科研的基石。

 

        自幼痴迷数学和物理,却将毕生心血献给了林业。说起自己与林业科研的缘分,72岁的唐守正无怨无悔……

 

        “1959年高考,北京市有一批因家庭问题没有被正常录取的高考生,当时林业部副部长惠中权就与北京市商量,从这批学生中抽取了部分成绩较好的学生到北京林学院读书,被称为‘第三批’录取的学生。我和徐冠华等30人有幸成为这批学生。”唐守正告诉《中国绿色时报》记者,自己与林业结缘纯属偶然。

 

        1963年,唐守正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原林业部第二森林调查大队(现在的吉林省林业调查规划院)工作,一干就是15年。其间,他走遍了东北地区的深山老林,提出“利用航空照片蓄积量材积表测定森林蓄积量的数量化回归调查方法”,不但调查精度高,而且可减轻劳动强度,提高功效3-4倍,他还证明了轮尺测树各向直径平均值等于围尺测径值。但好钻研的他仍然觉得知识匮乏,他认为,一些林业难题归根结底就是数学问题。于是,1978年我国恢复研究生制度后,37岁的唐守正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的硕士研究生。

 

        才结束了15年跋山涉水的林业调查生涯,终于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数学海洋,刚刚解决了一个困扰数学界10余年的难题,原本还在犹豫是否重新回到艰苦的林业行业,在还没拿到毕业证时,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已向他伸出橄榄枝。

 

        “按照当时的政策,三个孩子中只有两个孩子的户口可以随迁入京,为这事,时任中国林科院党委书记的陶东岱与林业部副部长雍文涛费尽了周折,帮我把妻子调入林科院,并使三个孩子落户北京。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得不感慨,改革开放初期,这些领导为了发展事业,为了引进人才,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个榜样!”领导们的魄力深深感动了唐守正,1981年从北师大毕业后,他又回归林业。

 

        鉴于他在数学方面的天赋,导师替他办好了一切在职攻读博士学位的手续,唐守正只好一边承担着“纯林业”的课题,一边攻读“纯数学”的博士学位。即便如此,他当时承担的“全国用材林资源发展趋势的研究”课题还在1986年获得原林业部科技进步三等奖。当时我国林业正处于“林业两危”时期(森林资源危机、林业经济危困),其成果为调整当时我国木材生产规划、平稳度过“林业两危”提供了科学依据。

 

        “我刚到林科院的时候,林科院的森林经理学科已有30余年的发展历程,黄中立、田景明等几位新中国成立初期回国的林业专家已经领导林科院的森林经理学科取得了不小的成就。比如,完成了全国林业区划,航空遥感技术已经应用于森林调查和林业区划中,编制了二元立木材积表、研制出角规测树仪,提出了机械化森林资源档案管理技术等。徐冠华作为访问学者刚从瑞典回国,带回了航空遥感技术在林业中应用的技术。虽然已经有一些成就,但由于长期的封闭,我国森林资源清查和管理技术与国外相比有很大差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唐守正说,那个时候虽然条件艰苦,但大家的热情很高,每月只有五六十元的工资,根本没有加班费和绩效工资,但大家都起早摸黑地干,他自己夜里十二点前基本没睡过觉。

 

        1985年在北师大获理学博士学位后,唐守正到加拿大新不伦瑞克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成为新中国第一个在加拿大的博士后学者。

 

        “那段海外经历让我打下了真正的专业基础,当然,以前的经验和基础也很重要。”唐守正说,那一年非常累,他把时间都花在了学习上,通过翻阅大量的书籍和杂志,他了解到林业数学在国际上的一些前沿研究方向,也看到了中国林业工作者在应用概率统计方面的差距。

 

        唐守正回国后不久,中国林科院森林经理学科所在的森林调查及计算技术研究开发中心扩建为资源信息研究所,森林经理学科从此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他在国内首创以数学方法研究林业问题,以他为首的研究小组首次研建了全林整体生长模型系统,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森林资源预测系统,首次预测了全国用材林资源发展趋势,奠定了林分生长模型模块在森林资源动态管理应用上的理论基础,把数量分析的方法系统地引入中国林业的生产和科研中。

 

        “我个人的经历差不多也是改革开放30年来林业科技发展的历程。”唐守正说,改革开放以来,大概经过了20多年的时间,我国才把国外的东西逐渐吸收引进,并做了部分创新,形成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技术。如今,国外的东西我们基本上能跟踪,能同步地做一些研究。

 

        当代林业科技工作者如何才能更好地传承前辈们的优良作风?把工作当成兴趣,当成自己生活的一部分。这是唐守正对自己的评价,也是他对青年学者们的期望。

 

        “林业发展这个问题不能浮躁,急不来的,不是说今天造了林,明天空气就好了,林业科研也是一样,需要很长的一个时期,大家需要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沉下去,这样才能出成果。”唐守正说,科研工作者要安下心来,把工作当成享受,当成自己生活的一部分,而不仅是任务和谋生的手段。林业科研工作者还要深入实践,经常到外面去看看,一是知道林业需要解决什么问题,二是熟悉林业的情况。

 

        “科研不能急躁,美国登月多少年了,现在还在逐渐地公布那些照片呢,为什么?他们要分析那些东西,没有充分的时间来想、来分析这些问题,就得不出深入结论。”唐守正希望林业工作者们脚踏实地、继往开来,用十年磨一剑的耐心和毅力,一步一步推动中国林业迈向更美好的未来。(A21)

作者:潘春芳 林泽攀 王建兰 周晓星
关于我们 | 新闻投稿 | 管理员登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